抖音粉丝怎么排第一:做菜的直播

  今年两会期间,短视频版权问题成为了一个热点。

  中国电视剧协会副会长刘家成在全国政协会议上提交了《关于加大短视频侵权惩治力度和创新授权机制的提案》,建议有关部门尽快完善版权监督及惩处机制,规范短视频二创及商业传播行为。

  “我不反对短视频,但我反对短视频侵权”,面对记者递过来的话筒,刘家成态度相当坚决。

  (相关资料图)

  事实上,短视频二创带来的版权纠纷、长/短视频平台之间的诉讼案已屡见不鲜,也有不少业内人士呼吁出台相关法规保护知识产权。但短视频创作模式灵活、侵权行为的界定难度大、版权边界模糊等老问题,一直困扰着执法机构,让监管变得非常复杂。

  因此,业内人士也一直希望可以通过从业者的努力,摸索出一套行之有效的版权管理方案,而不是把压力全抛给立法、监管机构。

  如今,抖音和爱奇艺迈出了关键一步,长、短视频平台的授权合作成为可能。只不过,长短视频的版权问题不只是抖音和爱奇艺的问题,也不可能靠这两个平台的合作解决一切纠纷,它们也只是开了个好头。更重要的是,在解决版权之困的同时,长、短视频平台还要思考如何从合作中获得实打实的经济效益。

  改变才刚刚开始,抖音和爱奇艺的双方奔赴最终是不是会实现双赢,只有时间能给我们答案。

  (图片来自UNsplash)

  7月19日一大早,爱奇艺和抖音就给市场送来了一个重磅消息:双方正式达成合作,前者将向后者开放长视频内容版权,用于短视频创作。此外,爱奇艺和抖音也将围绕长短视频内容二创及推广展开探索,开启长短视频的合作共赢新模式。

  正如文章开头所说,短视频二创的版权纠纷愈演愈烈,是爱奇艺和抖音达成合作的重要背景。 尤其是对于在版权问题上吃过不少亏的抖音来说,这次合作更是意义重大。在得到爱奇艺的官方授权之后,至少抖音在使用前者相关视频内容进行二次创作时,可以完美规避版权风险。

  回顾抖音最近几年惹上的官司,版权是一个绕不过的关键词。

  去年12月份,腾讯因为《斗罗大陆》版权被侵犯一事向抖音索赔8亿,刷新了双方一系列版权诉讼案的索赔金额纪录。而在更早之前,腾讯也曾因为《扫黑风暴》、《王者荣耀》等原创内容版权遭到侵犯而起诉抖音。据媒体统计,光是去年下半年,腾讯就向抖音发起了168起侵权诉讼,涉及金额接近30亿元。

  腾讯视频当然不是唯一的原诉方,抖音也不是唯一遭到起诉的短视频平台。从去年开始,针对短视频二创内容侵权问题的讨论就变得越来越激烈,从流媒体平台到影视公司,再到一线内容创作者都频繁发声声讨短视频平台。

  去年4月9日,逾70家影视传媒企业及行业协会联合发声,谴责短视频平台创作者未经许可剪辑、切条、搬运影视作品内容;5月28日,优爱腾发布联合声明,痛批B站盗播《老友记重聚特辑》;不久后召开的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爱奇艺CEO龚宇、阿里大文娱总裁樊路远、腾讯集团副总裁孙忠怀更是一起向短视频平台开炮。

  这几位大佬的集体发声,一举将短视频二创行为的侵权问题轰上了微博热搜。直到今年成为两会议题,短视频二创的侵权现象已经到了必须正视的地步。

  有鉴于此,此次和爱奇艺达成版权合作,抖音高层可以说是暂时松了一口气。抖音集团CEO张楠就在公开声明中表示,抖音一直以来都非常尊重知识产权,并积极寻求和长视频平台更好地合作。

  “相信这次合作是一个全新的开端,双方将携手探索,为行业提供更好的解决方案,实现创作者、版权方、用户的共赢。”

  但在抖音、爱奇艺及这两个平台创作者、用户的多赢背景下,也有人开始变得焦虑——比如抖音的竞争对手们。

  抖音和爱奇艺达成合作的消息传出之后,很多人将关注的目光对准另外几个短视频平台。众所周知的是, 和抖音一样,快手、B站的内容生态对短视频二创模式的依赖程度也很高,尤其是后者。

  快手去年发布的创作者生态价值报告显示,平台目前已拥40多个垂类,其中诸如娱乐、二次元、影视等垂类二创模式都十分盛行,对影视、音乐作品内容版权十分依赖。

  B站更不用说,影视二创一直是最受欢迎的内容和主要的流量来源之一。以B站顶流《甄嬛传》为例,据媒体统计,光是今年一季度就有超过230位up主发布相关二创视频。

  其中,搞笑区知名up主“淮秀帮”的“后宫狼人杀”系列视频总播放量超过千万,影视区up主“S同学甄不错”依靠独辟蹊径的“甄嬛传中译中”系列视频实现10天涨粉超10万的增长神话。

  在价值研究所(ID:jiazhiyanjiusuo)看来,抖音拿下爱奇艺的内容版权,当然会加大快手、B站这两个主要竞争对手的压力。毕竟过去几年,它们全在版权问题上栽过跟头。但要说抖音和爱奇艺的合作能彻底颠覆短视频二创江湖的格局,那可就想多了。

  长短视频平台想真正实现合作共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抖音 抖音不是唯一一个拿下长视频内容版权的短视频平台。

  在抖音和爱奇艺达成合作的消息公布后不久,就有媒体爆出快手将和腾讯视频达成合作的消息。

  根据科创板日报的报道,快手和腾讯视频的谈判已经非常深入,目前处于“接近达成”阶段,估计很快便会官宣。但腾讯视频很快作出官方辟谣,表示与外部平台达成长视频二创战略合作的报道不实。

  不过撇开上述传闻不谈,早在抖音和爱奇艺官宣合作之前,快手就积极填充自己的版权库,为将来的版权大战做好准备。

  今年6月30日,快手宣布和乐视达成战略合作,乐视的独家自制内容将向快手开放二创授权,乐视视频也将接入快手小程序,实现双向引流。只不过乐视的版权库远不及爱奇艺丰富,且双方对于此次合作保持低调,所以才没有引发大规模讨论。

  至于B站,可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短视频平台——通过加大自制内容投入和外部采购,B站的原创内容版权库早就比以往充实了许多。

  数据显示,自2020年开始,B站开始大规模扫货,拿下大量经典影视作品,尤其好莱坞大片和经典港产片的版权。而在二次元、动漫这个B站的主阵地,版权数量更是不输任何一家流媒体平台。以大热的京都动画作品为例,B站几乎拿下了前者所有动漫版权,其中超过八成是独播。

  客观地说,爱奇艺和抖音的合作固然是为长、短视频的结合提供了一条新思路,但当中还有诸多细节需要斟酌,也有可能出现很多副作用—— 比如非独家/自制内容版权如何规范管理、抖音快手B站会不会各自筑起高墙阻碍内容传播、短视频平台会不会像音乐平台一样走向版权垄断……

  价值研究所(ID:jiazhiyanjiusuo)就认为,抖音和爱奇艺的合作固然会带来一些新变化,但还不至于动摇快手、B站等竞争对手的根基。 这次合作最重要的影响在于,可能会加速各大平台的版权争夺战。

  抖音也不是第一次拿到长视频平台的版权授权了。今年3月份,抖音就宣布和搜狐视频达成合作协议,获得后者全部自制影视作品的二创授权。

  这一份协议中,有一个核心条款:搜狐视频提供的是“自制作品”的版权,范围更窄也更加明确。而在今天和爱奇艺达成的协议中,抖音获得的是前者“内容资产中拥有信息网络传播权及转授权的长视频内容”二创许可,涉及的内容版权数量更为庞大,要厘清传播、转授、二次创作权限也更为困难。

  在此前的音乐流媒体之争中,转授权就成为一个关键词,一度被业内人士称为行业从版权混战走向版权垄断的转折。根据官方解释,转授权是内容制作方提供给流媒体平台的授权,再由后者转授给其他平台。自2015年拿到腾讯音乐集团的转授协议之后,网易云音乐在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内都要靠转授版权充实曲库。

  在双方合作无间的时期,转授权模式可以有效抑制盗版、无版权盗播等行为,为行业的良性发展提供帮助。但这种模式的缺陷也显而易见:当平台间竞争激化或价格谈不拢的时候,你的网易云歌单就可能瞬间变灰。

  因此,相比会不会吃到优爱腾的官司,用户更关心快手、B站会不会变成下一个网易云,更担心音乐市场的版权大战重演,也更不希望短视频行业出现“版权流氓”。 可是站在平台的立场,它们更需要考虑侵权风险和采购成本,需要先解决主要矛盾。

  用户和平台的关注点永远是存在差异的。既然开放合作已经成为主流趋势,就意味着平台现阶段更看重这一模式的效益。用户的意见固然不能忽视,但通过长、短视频的融合创造出更大的商机、缓解自身焦虑,无疑是抖音、快手、B站以及优爱腾首先需要思考的问题。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商业世界更是如此。每年内容制作、采购投入高达百亿的爱奇艺,也不可能无偿为抖音提供版权。作为一次各取所需的商业合作, 抖音和爱奇艺的结合能延续多久、能不能达到双赢效果,还要看彼此的诉求能不能得到满足。

  抖音的问题是从未间断的短视频二创侵权诉讼以及日渐收紧的监管政策,爱奇艺的焦虑也很明确:成本。财报数据显示,自2019年一季度以来,爱奇艺的内容成本(包括外购版权及自制内容)占营收的比例一直维持在65%以上,在2019年四季度更一度高达84%的峰值。

  虽然过去一年爱奇艺致力于压缩内容成本,但一直难以平衡内容数量与用户规模之间的矛盾。

  最典型的例子,是去年一季度。当季度爱奇艺内容成本录得54亿元,同比下降8%。但为此付出的代价,是整个季度只有1部网络电影进入票房榜Top 10、播映热度前10的剧集占比以6:8不敌腾讯视频、会员规模从2020年同期的1.189亿缩水至1.053亿……

  直到现在,爱奇艺内容数量还在继续下降。艺恩数据发布的报告显示,今年一季度爱奇艺上新剧集39部,同比减少11部。虽然龚宇在前段时间接受采访时说过,爱奇艺的内容制作重心已发生转移,将全力做好精品内容,以质量而不是数量取胜。但从前面提到的热播指数、网大票房榜等情况来看,重质不重量的政策很难说有多成功。

  说到这,爱奇艺对这次合作的诉求已经很清晰了: 现在暂时不求抖音为其分担成本压力,但至少需要提供热度支撑。说到底,爱奇艺看中的是抖音的流量,希望通过后者的二创为自家热播剧集、电影、综艺拉升人气。

  这种通过二创短视频为影视作品增加热度的营销方式,B站是老玩家,但一般只用于自制和独播内容。

  2020年,B站入股欢喜传媒并签下一份长达五年的合作协议,同时获得后者旗下现有影视作品及新作品的独家外播版权。9月16日,欢喜传媒制作、B站独播的首部作品《风犬少年的天空》上线,B站为了推高热度量身订造了一系列二创推广活动。

  在当年十一黄金周期间,《风犬少年的天空》站内热度一直维持在前十,相应二创活动收录了近万个投稿,累计播放量和追剧用户分别达到2.7亿和200万+,可以说效果显著。

  不过在价值研究所(ID:jiazhiyanjiusuo)看来,缺乏社区氛围、用户互动效果也远不如B站的抖音,能否满足爱奇艺的热度需求还有待检验。

  抖音最大的武器是流量,但在二创内容质量及传播度上,相较于靠社区起家的B站并不占优。

  在近期举行的“第三届网络文艺评论优选汇”启动仪式上,哔哩哔哩公共政策研究院院长谷雨就直言,弹幕和二创视频是相辅相成的关系,只有能激起观众互动意愿的二创内容才有价值。此外,在获得单一平台的二创授权之后,如何避免被贴上“广告”标签引发用户反感,也是抖音需要思考的问题。

  总而言之,爱奇艺和抖音的合作现在才刚刚开始,效果如何、双方能否收到想要的效果,都还需要时间观察。

  在今天的一系列讨论中,作为这次版权合作事件主角之一的内容创作者们,并没有受到多大关注。可事实上,无论版权大战如何演变,内容创作者的地位都是无可取代的。

  然而现在,B站up主、抖音解说博主的日子好像越来越不好过了。今年4月份,B站悄然更改创作者激励政策,有up主发文抱怨收入顷刻间暴跌80%。

  “3月27日播放量2.6万收益9.4元,现在万次播放单价只有3.6元,每天的广告分成也只有20元。”

  创作者对短视频二创产业来说意味着什么,相信不需多言大家也能明白。虽然现在无论影视文娱行业还是互联网行业都处于低潮期,但平台也不能对创作者的权益弃之不顾。即便是拿到版权之后,想发挥内容优势,也还是要靠一批优质创作者。

  唯一可以值得欣慰的是,二创视频已经融入很多用户的日常生活中,只要需求在,创作者的价值就一直都会在。只希望在摸索出版权合作、商业化路线之后,整个行业能真正走出困境,也为创作者提供更多保障。


看抖音直播有收益吗 嘴巴嘟嘟网红快手网红
关键词: 抖音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